奈布(首落死了解一下)

职业失踪人员
九月一号回来
做一个只想撩小哥的奈布(大声bb)

“今天轮到谁去?”克利切检查着自己的手电筒,问到。

“我和库特带着小特和威廉去。”玛尔塔将手枪上膛,别在自己的腰间。

“今天到B4了吧?上一局你们看到层主了吗?“

“约瑟夫。我们尽量保证小特会安全回来,她的记忆力好,如果你们进去的话容易找到密码机。”玛尔塔顿了一下“你们俩个没意见吧?”她问的是库特和威廉。

“没有。”异口同声

“注意安全。别以为你们逃脱屠夫的视野就安全了,别忘了上一次菲欧娜和莱利是怎么死的。”奈布的声音从大厅的角落里传来,他正在缝合自己的斗篷。

---------------------------------------------------------------------------------------------------------------------------------------------奈布他们是在两个月前醒来的,他们当中有些人有一点交集,有些却完全不认识。也有家人在一块儿的。

列如安娜和菲欧娜,她俩是姐妹。

玛尔塔是最先醒来的,在其他人醒来之前,他在可活动的范围内找到了一部电梯。

“这是一栋楼?”

他回到了醒来时在的大厅,等了两个小时左右,所有人都醒来了。

嘈杂的对话声瞬间就响了起来,玛尔塔原来是个空军,所以她知道这是人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后的正常表现,但是很明显她旁边这位带兜帽的先生却没有这样的表现。

“也是一个军人吗?”玛尔塔默默地想着。

“安静!“

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不是从人群里发出来的,是从房间的各个角落里透出来的,及其粗的声音。

“你是谁?!为什么带我们到这里!”一个穿着白衬衫打着领带,带着圆边眼镜的男人发出极不符合他斯文外表的吼声。

“我是谁不重要,现在,你们只需要安静。我会告诉你们出去的方法。“

“这座楼一共有十层,每一层都有一个管理者。你们每天可以进去一次,也可以不进去,但是天数不能超过连续两天。每一次可以去四个人,你们需要合作破译五台机子,破译完成后电梯会自动打开。去的人必须在天黑之前回来。去的人当中有些会死掉,而幸存下来的人,在下一次进去的时候必须有幸存者带队进去,你们可以直接去到上一次到达的层数。直到最后一层。

这不是游戏。死的人就真的死了,不会有复活机会。

你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和道具,道具会帮助你们活下去。

最后,祝你们好运。”

“我们会死?"一个医生装束的女人发出了疑问。

“我们.......”

“会。”

玛尔塔本想安慰她,却直接被那个带兜帽的先生打断了。她错愕的望向那个人

“已经这样了,就不用安慰了吧,这是事实。”

他兜帽下的眼睛露了出来,钴蓝色的,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睛。

---------------------------------------------------------------------------------------------------------------------------------------------

奈布回过神,看着正准备出门的玛尔塔,又补了一句

“把莱利的地图带上。有用。”

他没有参加过游戏,但是只要他提出的意见,一般都会有用。

这是他们参加两个月游戏以来的共同认知。 


一个预告吧,,,,,杀戮天使和移动迷宫的梗。杰佣是一定有的,,,但是在后面。有人看我就往后写,没人看我就去把吸血鬼的坑给填了。

前几章玛尔塔的戏份会很多。

重点:杰佣是目前唯一确认的cp,不含佣空。

想添加cp的话直接在评论区说。(虽然我认为不会有人。。。。)

段子ww

杰:奈布奈布,小饼干要不要??

奈:不要。

杰:奈布奈布,公主抱要不要??

奈:不要。

杰:奈布我要和你分手!!

奈:好!!

杰:你.....你不伤心吗??

奈:不啊,我不仅不伤心我还要放上烟花庆祝三天三夜!!

杰:算了不分了

奈:那你麻痹倒是把老子放了啊!!!

小段子

背景:杰克和奈布一起去体检

这天庄园主不知道抽了什么疯,非要全体人员去参加体检,说是对他们身体有好处。。。有好处你妹啊!!你不就是想看他们的体重吗?!

还是分两批去的。

昨天第一批女生回来后庄园主还问为什么她们都这么瘦。
屁话。你天天被监管者追着跑试试?
能不瘦吗?!

今天换了男生去。

奈布站在体重称上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胖了。。。胖了。
????
凭什么连威廉都没胖就老子胖了?!奈布在内心里怒吼。


奈布拿着体检报告走到杰克旁边,准备找点安慰。

“杰克,要是我胖了你会嫌弃我嘛?”

“不会啊,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堆组织和器官。”杰克正在看自己的体检报告,想也没想就直接说了出去。

不会啊。。。奈布欣慰的想。
等等。
一堆组织和器官???
组织。。。和器官?!
妈蛋老子在杰克眼里就是这玩意儿?!
那你怎么不找一只猪呢?
那也是组织和器官啊!
“呵。。。杰克,离婚”

后面的就不写了
反正你们懂得


—————————————————————
根据我和自己cp的对话改的。
真实场景是我被她追着打。
最后一人交了一百罚款。

有cp的孩子们千万别试。





有时间就再写一篇瓶邪的

锦鲤(小甜饼,一发完)

杰克最近很非,非到什么程度呢?

列如:买方便面里面没有调料包,车子开到一半没了油,买薯片回来发现里面全是碎的,挑了一筐鸡蛋回来发现十个有九个都烂了最近甚至到了喝凉水都塞牙缝的程度。

于是杰克被奈布强行拉到日本去了。

说是散散非气

“杰克,我们今晚去逛灯会吧?”奈布盘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从国内带来游戏手柄,对着电视上出现的npc来了个精准的点射。

“行啊,几点去?”

“六点,我打完这局就走。”
“成,我去把和服拿出来。”

奈布他们住的公寓离灯会的地方有一个小时的车程。等他们到那边再换好和服已经七点半了,妆点再店铺上的灯已经点亮了,散发出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了所有的小巷整个会场都弥漫着灯光带来的暖暖的让人放松的气息。

奈布在灯下站着等杰克在旁边的店排队买章鱼烧回来。

奈布突然听到旁边有一对正在排队的情侣说:“一会儿去捞鱼吧?听说在灯会上捞的红色小锦鲤会带来好运喔。”

好运?奈布看了看周围,就在不远处就有个捞鱼的小铺子。

“看什么呢?”

杰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奈布身后,刚刚他过来就看见奈布在东张西望。

“我们去捞鱼吧?”奈布回过头,脸上绽放出一个微笑,光影打在奈布的侧脸上,勾出男孩子棱角分明的脸孔。

杰克呆了呆,随后点了点头。

“两位,捞鱼吗?”店老板是一个和蔼的老爷爷,看见奈布他们便迎了上去。

“麻烦给我们三张网”

“好嘞”

网是用糯米糊的,在水里极不好控制,力稍微一大就会破。

好在奈布的技术还不错,只破了一张网,还捞了两条红色的小鱼上来。

“小伙子不错啊,还捞了两条鱼上来”店老板乐呵呵的说着“他们马上要放烟花了,一会儿人会很多,你们在我这儿捞鱼也算是有缘,那边那个小山坡很少有人去,也可以看见烟花。”

“是吗?谢谢!”奈布道完谢之后拉着杰克去了山坡上。

那个山坡上基本没有人上去,杰克也仅仅看见了他们两个人而已,而在这山坡顶上却可以看见整个会场和会场上方的夜空,他看了眼表,马上就到时间了。

“嘭!”

一朵白色的烟花在夜空中绽开,有一瞬间杰克竟睁不开眼,其他的烟花也紧随其后将这夏末的寂静夜空渲染的五彩斑斓。

奈布拉了拉杰克的袖子,杰克转过头去,装着鱼的塑料袋挡在了他和奈布之间,

“给你的!我刚刚听别人说这个会带来好运!”奈布的语调愉快的上扬,蓝色的眼睛里倒映出杰克的身影,还有他身后的夜空。

杰克接过了奈布手里的袋子,

“奈布……”
杰克的话语还未落,却被一颗烟花打断,奈布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

“杰克快看,这个烟花是有图案的哎!”

“嗯。”杰克望着奈布兴奋的背影,那句话其实不用告诉他的吧?

杰克想告诉奈布的是,



如果我花了我所有好运遇见你的话,那这波买卖,不亏。
————————————————

鱼:妈的死给!

吸血鬼par(2)

在奈布他们夜猎的同时,艾米丽正在给艾玛检查身体。
虽然只是走个流程
“她的各项生命体征都没有问题。先就在家里住着,如果有情况的话马上联系我。”
艾米丽收好自己的东西,转身对里奥说道。后者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视线还停留在躺在床上发出微弱呼吸的艾玛身上。
“…进展如何?找到他们的踪迹了吗?”艾米丽向艾玛家旁边的森林中的灌木丛望去。
“没有,特雷西给我的仪器没有任何反应。”玛尔塔从灌木丛里走了出来,边说边摆弄着手里毫无动静的仪器。
“艾玛怎么样了?”
“……活下来的几率很小。”艾米丽握紧了手中的医药箱,指节微微泛白。
“他们会直接把艾玛杀死吗?”
玛尔塔把手中的仪器放进衣袋里,棕色的眼睛盯着艾米丽,里面的情绪有了波动,
“艾米丽,我想你知道的…我们在吸血鬼的世界里已经被划入危险名单里了。普通的炮灰不会动我们。这次动艾玛的人,是长老会。”
“所以他们要把我们变成我们最痛恨的吸血鬼?哪怕只有几分之一的概率???”艾米丽的声音微微拔高,带着绝望。
“嗯,因为哪一种对他们来说都不亏。”
艾米丽没有接话,沉默的走向医院。
玛尔塔则在看着艾米丽走进医院之后又朝着艾玛家走去。
他应该来了
果然,一个高瘦的人影站在艾玛房间的窗口前,望着房间里面的猎物。
玛尔塔把手伸向腰间的枪
高个子男人转身看着玛尔塔
“美丽的小姐。这么晚一个人在这不害怕吗??”调戏的口吻。
“杰克。别跟我玩这一套,你知道我在这就是为了等你们。”
杰克自然注意到了玛尔塔的手,眼睛带了一丝笑意,对待猎物时戏谑的笑意。
“别紧张,我今晚来不是打架的,我要跟你做个交易。”
…………
玛尔塔回到屋子里,奈布和威廉已经结束了夜猎。
“情况怎么样?”奈布从冰箱里面拿出了白天买的羊水羹,摆了两块在盘子里。
“不太好。”玛尔塔坐在了沙发上。
“看到他们了吗?”白色的瓷盘轻轻摆在了桌上。
“…没有。”玛尔塔犹豫了一下,回答道。
奈布正视着玛尔塔,眼睛里带了一丝怀疑,但下一秒又恢复成淡漠的神情。
玛尔塔有一点紧张,她这个人向来是个直肠子,很少对朋友撒谎,就算撒谎也是因为一些不足为道的小事。但是对奈布撒谎,她还是第一次。
她没有接着对奈布说艾玛的事情,显然,奈布也没有要问的意思。
两人默默解决了自己那一份羊水羹。
————————————————
“哟,杰克,回来了?怎么样?见到他了吗?”裘克嬉皮笑脸的对杰克说。
杰克盯着裘克,“没有……还有,把你的笑脸收一收,感觉跟变态大叔一样。怪不得每年七夕都没吸血鬼小姑娘敢给你送花。”
“我可去你妈的怪大叔吧,丑爷我可比你这个伪绅士帅多了。”裘克翻了个白眼,表情严肃了一点“奈布没上钩,接下来怎么办?”
“等着,看我们给予厚望的艾玛小姐能不能变成我们的同类。”杰克同样没有对裘克说他遇到玛尔塔的事。
“啧,杰克,这回你可别像22年以前一样对那小鬼手下留情,我们死在他手下所有族人,跟你其实都有关系。”
杰克听到这句话,准备上楼的脚直直在半空中停了一秒,继续像楼上走去。拐入了最左边的隔间。
一本银灰色的笔记本摊在桌上,上面贴着一张四个人的黑白照片,像遗照一样贴在整张纸的正中间,杰克把笔记本合上锁在箱子里面,
“不会的。奈布.萨贝达。”

Diss爱情公寓电影

吐槽一下爱情公寓
爱情公寓一到四季给大家带来了无数欢乐,在第四季完结以后很多粉丝也非常期待即将到来的第五季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于是剧组先给我们奉上了一份大礼,爱情公寓的电影。
但是,这个不是惊喜,是惊吓。
恕我直言,这部电影的逻辑就像一锅乱炖一样还是土豆炖苦瓜的那种。
作为一个盗墓笔记里面黄金铁三角的粉丝。
我真的忍不住了。
剧组你们有好好看过三叔的访谈吗?
“以他的体力,做任何事都可以。”
所以,我想问一下,张起灵为什么会在剧里面跟胡一菲他们打过之后累的直接往后倒???
而且张起灵是一个很直接的人,所以在胡一菲拿水果想他丢过去的时候他是不会去砍水果的,他会直接把刀像胡一菲的面门丢过去。
再说一下他们点外卖的那个地方,很反常规,对,你们都说爱情公寓里的人的逻辑本来就很奇葩,但是那个广告。我就很无语了。
你们他妈有信号有WiFi不拿去报警求助你们他妈拿去点外卖?!
况且无论从盗墓笔记的系列书还是影视作品中都看的出来张起灵是一个很反感和陌生人触碰的一个角色。
所以在陈美嘉喂他东西的时候他会直接避开。更不会张嘴。
不好意思,小哥有手,还是一个行动力很强很有警觉性的一个人,也不会把时间花在无关紧要的事情,而且还是在与死党走失的情况下。吴邪也是。
所以他不会和美嘉在那搞暧昧也不会在墓里面玩真心话大冒险!根本不会做这些浪费时间的事情!何况还是只认识了一会儿的人?
最后那个用罐子接血才是我最想骂人的。
他妈的你当小哥是智障啊?拿罐子接血?你们怎么不直接拿盆子接??
我说过了在三叔的正常作品中看得出来张起灵不是那种有勇无谋的人。而且人家智商也很高。
又有智商又有武力值能为他人牺牲自我才是他能当上领袖人物的原因。
所以他不会去傻了吧唧的拿罐子接血而是会直接滴在盔甲上。
再回到开头他们去庆典那主角光环的时候。
三叔的作品里面有说过张起灵是不会在意照相这种事情的,这对他来说无所谓。
所以他不会和刚见面的人合照。更不会在照相的时候笑照完了又恢复面瘫。
张起灵没有那么虚伪。
而且以他的警觉性,根本不会察觉不到曾小贤换了箱子。
而且带主角光环的时候也是,剧组完全把铁三角弄成了三个傻X。
那么明显你觉得胖子,吴邪和小哥会看不出来??还会顶着到处跑?????
我知道,有些人会说这都是为了搞笑,为了让大家开心。
但是
这不是你去破坏别的角色人设的理由。
为了迎合爱情公寓而去破坏别的角色的行为,说实话,很不要脸。
剧组根本就没有做好功课就开始把铁三角的角色给融入进去。
最后制造出来的产物就是三个顶着黄金铁三角名字的伪劣品。
还有人也会说,爱情公寓本身就是搞笑片。
对,这我没意见。
但是盗墓笔记不是,盗墓笔记里面的人物出生入死,以前脚踏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踏入大门的心态去倒斗。
这根本就不适合搞笑片。

以上纯属个人看法,如果某些粉丝看不惯或者认为我这个人思想有问题的话。

欢迎来撕

吸血鬼par(1

点梗

尸鬼的设定有

注意避雷

“听说里奥家的千金的事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吗?”
“对啊,昨晚出去之后就没回来过,找了一晚上发现在花园里面,肤色苍白双眼无神,就像尸体一样。”
“艾米丽医生去看了都没用。”第三个老人插了一句嘴。
戴着兜帽的男孩推着自行车在路边听着老人的对话,撇了撇嘴。向自己家走去。
“我回来了。”
“出事了。”玛尔塔在门厅那说。
“听那些老人说了,艾玛出事了。”
“不管吗??”玛尔塔意味深长的盯着他。
“等着吧。艾米丽已经过去了。”男孩面无表情的说着,像在谈论家常一样自然。
“克利切他们呢???”
“去商店买电池了。”
男孩把外套挂在衣架上向二楼走去,推开卧室的门,拿出那把银质的尼泊尔军刀轻轻擦拭,再小心翼翼的别在腰间。
从衣柜里面拿了件黑色的兜帽套衫穿在身上,从二楼一跃而下。
“啪嗒”
男孩靴子的跟轻轻落在地上。
————————————————
“是不是太着急了??第一个就对艾玛出手。”班恩靠在柜子旁边,玩弄着自己的钩子。盯着坐在椅子上喝着咖啡的杰克说。
“这个又不是我下的命令,是裘克自己动手的,你要怪就怪裘克。”
裘克在旁边听到这句话,来了一句
“饵子要足够大,才能把大鱼吊出来。”
“也不一定,要是鱼有脑子的话饵子再大也没用。”瓦尔莱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大厅,说道。
“不,这个饵子一定能把他吊出来,毕竟是自己的朋友。”裘克说道。
“如果你钓的是其他人的话这个方法可能还有用,但你要想好,这次我们面对的是奈布.萨贝达。”杰克提醒道。
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奈布.萨贝达。萨贝达家族以后的唯一继承人。
唯一一个。
这是无上的荣誉。
这个家族以杀戮成名。
当然他们斩杀的,无疑是对社会有害的人。
所以,这个家族,以吸血鬼为宿敌。
势不两立。
值得一提的是,奈布.萨贝达是一个混血。
————————————————
奈布在树林里奔跑着,黑色的衣服迅速融进了黑夜之中。
夜猎。
“威廉,找到它了吗。”
“一点钟方向”
“我去堵,你封锁后路。”
“好”
唰!
黑色的血液从猎物的颈动脉处喷涌而出。
“大收获啊。”威廉蹲下来打量着刚刚的猎物,“今天艾玛被咬了,不去看看?”
“你觉得有脑子的普通吸血鬼会第一个去咬艾玛吗??”
“也是,”威廉摸着下巴,抬眼看了看奈布,“会不会是他们?”
“我觉得是,而且是冲着我们来的。”
奈布把军刀绑好,“回去吧。”
奈布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轻轻的敲着桌子,
“杰克,我们最终还是成为敌人了。”
在你杀我父母的那一刻起。
奈布钴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血红。


说一下奈布是混血的事只有杰克一行人和奈布自己知道,其他人完全属于不知情的状态

是小可爱点的梗脱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
本来一发完的结果想写成一个系列,将就着看吧。。

我tm杰园的睿智们能不能要点脸?
八月初我们D5cos群的一个小园丁找我扩列口口声声给我说他站杰佣,问我八月四号的CD(漫展)去不去,我说悬,然后你他妈转个脸就约老子cp是什么意思?
要不是我朋友刚刚给我发照片我还不知道这个事。
然后我去问那个小园丁结果人理直气壮给我说“反正你又去不了,把你cp给我用一天怎么了?”
我操你妈啊?
什么叫做我cp给你用一天?
我cp是物品吗???
而且我后来看我cp给我的聊天记录,强行捆绑可tm还行。
能要点b脸不?
我ballball你就算站杰园你tm直接说也别搞这一套行不行?
而且我cp跟你走明明就是你要求的,最后给我解释的时候还说的像我cp强行跟你走一样。尊重点我cp吧啊。
我cp跟我从小玩到大我俩什么性子我俩比对方还清楚。
麻烦你下次撒谎先把草稿打好。
还有那些说我一直在空间上怼他们的,给我听好了。
在我这怼人就是字面意思,你是人我才怼你。要是我tm什么时候不怼你了,麻烦就请你确认一下自己的种族。


这俩天估计会更的很少,生气。



对不起

神与囚徒(番外)

是神与囚徒的番外

杰佣向

前篇链接:http://shouluo.lofter.com/post/1f87c080_ef1e686f

本文所有设定与前篇相同

奈布回到“庄园”了。

他今天脸色黑的来连新来的“舞女”和卡尔都不敢惹他,甚至连平日里关系最好的玛尔塔都敬而远之。

奈布并不是因为威廉不听他的劝告而生气,奈布是怕威廉走上他的旧路。

奈布的能力很神奇,他可以看到任何人的无数未来和他们的感情线,当然这是他成神最后才有的。

他也无法干涉未来。这种你明知道你面前这个人走的这条路会让他更在的死亡却无法阻止是一个很难受的事情。

奈布这种能力是变异来的。

所以,他还有另外一种能力,现在暂且不提也罢。
奈布知道威廉和裘克会在一起,这是无数条命运的岔流的偶然演变成的定然,是改变不了的。

但奈布还是害怕。

他想起自己还是半神的时候去完成的最后一个任务,那时候庄园主还没换,没被查出来虐待神衹,所谓的半神也是庄园主强行封锁了他们的神力。他们只能去完成那所谓的“任务”来拿回自己的神力否则他们迟早会被那“东西”杀死。

奈布的最后一个任务,是和杰克一起去天坑拿回刻有符咒的簪子。

完成那个人物之后两人本该一起成神,但是他们没有料到,那个地方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
是啊,奈布想到这里,啐笑一声,他早该想到的,那个变态的庄园主,怎会安排这样一个简单的任务。

奈布来到了庄园的后面,这里是一大片坟地。
奈布将刚从艾玛那摘下的玫瑰花替换掉墓碑前手杖上已经凋谢的玫瑰。

“喂,老流氓,啊不,我现在已经比你大了啊,算了还是就叫老流氓吧,叫你小流氓怪别扭的。
你赶快给我滚起来啊,你走了手杖上永不凋谢的玫瑰都开始凋谢了,我每天来这一趟给你换玫瑰很累的。

我给你说啊,庄园里又有人脱单了,是威廉,很惊讶吧?而且他看中的竟然还是个囚徒。

呐,杰克我觉得我又变啰嗦了,这得赖你知道吗?我每次写信给你你都不回。害得我天天来这儿说这么多话。你害了我这么多,是不是该表达一下歉意?

杰克……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当面质问你了”


一个月二十一天以后。

“杰克给我道歉啊喂。”

“对不起嘛~”

“啧,原谅你了。走了,那边又有一个鬼魂。”


神与囚徒

小可爱点梗
裘前向

有剧情线
请注意避雷

裘克是一名著名的哭脸小丑,出名的当然不是他的演技,实际上裘克只是一名附带品,真正出名的是天天嘲笑他的那位笑脸小丑。
裘克并不向以前那样生气了,这是他来到的第十三个马戏团,自从他把第一个马戏团嘲笑他的笑脸小丑杀害之后裘克就爱上了平常高高在上的人毫无自尊的哭着求自己饶过他,说着虚假的歉词。
“啊啦,这不是我们马戏团著名的哭.脸.小.丑.吗?”笑脸小丑看着在自己回家小巷里的裘克说。
“你今天的表演很好,能否也看一看我的表演———换脸呢?”
“可以啊。”笑脸小丑满脸戏谑。
裘克默默的靠了过来,“那,我开始了。”
“啊啊啊啊啊!!!!”尖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但又被淹没在了往来的车流之中。
“呼,弄完了,真脏。”裘克滋干净脸上的血,转身准备离开,他愣住了。
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他面前,一个满身都是身上披着肩甲头上戴着铁头盔,皮肤是小麦色的人在站那。
“来晚了,救不回来了啊”那个人径直绕过裘克,来到笑脸小丑的尸体旁边蹲下,然后对着裘克说。
“你谁啊?”
“威廉,威廉.艾利斯,一个半神。”
得,才解决了一个恶心的家伙又来了一个中二癌晚期的少年。
真tm好运。

裘克转身准备离开,后面那个自称是半神的人却叫住了他。

“你不信我,是吗?”后面的人盯着裘克的眼睛问

我他喵的信你我就是有病!裘克默默想着,但他却又想快点脱身,要是一会儿这里来人了那就糟了。

“我信,我信还不行吗?”

“那你能不能带我去你家住一段时间?”

“WTF?!甘霖娘!甘霖娘啊!!你信不信你一会儿的下场和这个人一毛一样?”

“嗯……我知道你不信我,我想想……”威廉托了托腮“你叫裘克,是马戏团的哭脸小丑,经常被笑脸小丑嘲笑,在杀害第一个笑脸小丑之后开始在各个马戏团之间往来前后共杀了13人。对吧?”

裘克愣住了,不错,这小屁孩说的一字不差,他不会真的是个神吧?那为什么找上他?难道他杀的某个人是这小屁孩的六百八十姑?

太他妈惊悚了

“你要住多久?”裘克问威廉

“不知道”

exm????

“算了,你跟我来吧。”

裘克住在一栋公寓里面,本来是和另外一个人合租的一间房子,但是另外一个人从来没回来住过,但还好每个月的房租都在按时交。

“你就暂时住在最右边的那个屋子。”

“好,不过…”

“不过什么?”裘克真的不耐烦了,这小屁孩事真多。

“无论晚上听见什么声音都待在你自己的房间里,不要出来。”

威廉说这话的时候很认真,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严肃的气息。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裘克。

裘克答应了。

半夜,裘克听见了威廉屋子里面传出来了对话声

“威廉,你得回去!”干净的男声从那边传来。

“奈布,我不能回去,我任务还没完成。”

“你的任务已经失败了!超过今晚你的护守就会失效,那些东西就会找上来的!”

“可是我要是回去的话裘克就会死!他身上的怨气那么重,那些东西对他动手怎么办?”

“就算你任务成功他也会死,这根你有什么关系???”

“奈布!我和你不一样!你已经完成了任务,成为了神,可这次是我最后一次机会!”

奈布没接话,盯着威廉

“行,那,祝你好运。”

奈布消失在了威廉的房间里,而此时的为威廉却想一巴掌弄死自己。(原因是什么后面再说。)

裘克在另外一个房间听得一头雾水,而且他还听不太清,就只听到威廉是在和一个男的说话,而且还是让威廉回去之类的。

不会吧,这神是个gay?还是和自己男朋友闹矛盾离家出走的???

裘克觉得自己有点危险。

他现在贼怕隔壁那个gay佬的cp一怒之下直接过来弄死自己。

不对,裘克觉得自己脑子有点问题,那小屁孩离家出走关自己屁事,他cp过来弄死自己也没有理由啊。

睡觉睡觉。

那个少年已经和自己住了一个月了,

他们俩现在已经习惯了早上轮流做饭,中午各自分开解决,晚上威廉把饭做好等裘克回来,,,偶尔俩人还会一起看电影的生活。



除了晚上会传来的敲击声和谈话声以外,其他的一切都很正常。



裘克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威廉逼着裘克不准他去找马戏团的工作,所以裘克就去商场里上班了。

相当于裘克在白养着威廉。



今天出意外了。

鬼知道裘克一个从不起夜的人今天居然破天荒的起了夜。

然后在他准备出去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了碰撞的声音。

裘克有点方,威廉提醒过他不能在晚上听到声音之后出房间但他也不可能在厕所里面待一个晚上吧?!

裘克出去了

他看到戴着头盔,肩甲的威廉在与一个黑糊糊的东西谈判,他想起一个月前他听到威廉与一个叫奈布的人谈论的“那个东西”,就是这玩意吗?

那个东西察觉到了裘克的存在,慢慢转过来,那部分勉强可以称之为“脸”的地方只有一张嘴和两个空空的眼窝,腐臭的液体从那个怪物身上往下流淌。

“卧槽,你怎么在这,快回房间!!”

威廉朝着裘克这边吼,但是裘克没动。动不了,裘克感觉自己被定住了,腐臭味越来越浓,裘克有一种想吐的冲动,太恶心了。

面前的怪物把流淌的液体化为黑色的长矛向裘克刺过来,裘克没感觉到自己想像的那种不能忍受的刺痛,威廉挡在了他的面前。然后那个怪物消失了。

裘克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就化为了一片黑暗。

20天后。

棕色头发,穿着暖黄色连衣裙的女人在咖啡店里认真的盯着威廉。

“威廉,你现在已经破格成为了一位神了。那么,我现在来说一下你俩的事情。”

“我俩能有什么事情?我和裘克两个都是男的好吗?!”

“我还没说是什么事情。”

“…………”

在玛尔塔与威廉讨论了15分钟以后,玛尔塔表示自己想崩了面前这个人,阿不,是这个神。

“所以你和裘克把这种长达一个月零15天的老夫老妻生活当正常吗威廉?!”

“嗯……”

“拜托你俩滚去结婚,现在立刻马上。”

“可我们一个是人一个是神………”

“那你去找庄园主吧啊,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了。”

裘克那边。

裘克花了五天时间认识了所有的神。所以他现在被拉到了庄园主面前。

鬼知道为什么掌管这些神的人会叫庄园主。

“所以你想变成神和威廉在一起吗??”

“不我不想”

“好的,我知道了,在你自然死亡之后你会成为神的”

“麻烦你听我说话啊喂”裘克很无语“敲你妈老子不想啊!!!!”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裘克出去了,被强制赶出去的。



“你们庄园主都不认真听人说话的吗?”裘克问威廉

“大概吧……”

“但我怎么感觉这个庄园主和你第一天住我家和奈布讨论的那个庄园主不一样???我那天听你和奈布说话还以为成神很难……”

“我们才换过庄园主。”

“庄园主还能换?!”

“这个世界上的神又不是只有这么几个,只是用庄园来分区而已,所有的神要听庄园主的,所有庄园主又要听最高层的。”

“那为什么你们这会换庄园主呢?”

“因为前庄园主被查出来虐待神衹。停止这个话题吧。”

裘克看了看威廉,发现他的脸色有点不对。

“前庄园主也虐待你了?”

“我说了别问我!!!去问其他人吧,美智子就可以,要是你想死的话去问奈布也没问题。”

裘克被威廉的语气吓到了,又对最后一句话有点懵。

算了,跟自己其实没啥关系。

“那我说我俩现在是实锤了吧,是不是该确认一下上下关系?”裘克说。

“我要上面,这没得谈。”

“好”

威廉有点疑惑裘克为什么这么痛快。

当天晚上威廉就tm后悔了。



骚年,骑乘式了解一下。

———————————————————

这篇文两发完,一篇杰佣一篇裘前。
@兰瑞斯
抱歉这么晚才发出来,我尽力了。😂
超级水………